追蹤
人見人愛轉蛋詩
關於部落格
每一顆轉蛋裡都寄養著你最愛的詩
  • 1313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從電腦掉出來的扭蛋 (文/ 可洛)

把詩放在火柴盒裏  

這個扭蛋真叫我困惑,扭蛋裏面不應該是米奇老鼠、高達,或者近來四處跳來跳去的Keroro軍曹嗎?怎麼裏面是一首詩?而阿芒,我記得是台灣的女詩人。不過做扭蛋的人並非阿芒,「刻骨銘詩打印店」的主人跟我說:「你好,我是夏夏。」  後來我們通電郵、透過MSN來聊天,叫我感到上網這回事又變得有趣了。在我印象中,夏夏是個很愛玩的台灣女孩,玩印章、玩轉蛋、玩火柴……她把詩印在薄如透明的牛油紙上,然後放入火柴盒裏,再自己設計火柴盒面的圖樣。台灣人跟我們一樣,大都轉用打火機了,火柴工業早已式微,她做的玩意,把一些早已遠離我們生活的東西帶回來,例如火柴例如詩。  

「中秋假期,我要來香港玩啦。」有天,夏夏跟我說。碰巧,阿麥書房把她的火柴詩帶來香港,並放在扭蛋機裏叫我們玩得不亦樂乎,香港這邊知道夏夏來的消息就引起了一陣騷動。在台灣,夏夏一直跟《現代詩》的多位詩人合作,包括我們熟悉的夏宇、鴻鴻和管管,我們把他們做的創作理解為「行動詩」的一種,「行動詩」在香港仍是一個新鮮的概念,實驗不多,於是我特別期待跟夏夏見面,她會是個可以隨時變出扭蛋的女孩嗎?  

追月夜裏,阿麥書房為我們安排在藝術中心見面,她是位年輕又溫文的女孩子。分享創作的時候,她展示了很多照片,當中教我印象最深刻的,是她應邀到台灣元智大學上課,發給學生的課上習作。她發一個紙箱給大家,然後任由他們舞弄,他們可以把箱子剪開,在外面或裏面貼上不同的字句和圖案,詩意卻奇妙地透過這些隨意的拼湊透現出來,我一邊看一邊想:我可以做些甚麼把家裏的電腦主機變成一首詩?

投幣扭蛋閱讀小詩  

夏夏告訴我,製作扭蛋詩的時候,只有家裏的小狗陪伴她,那幾百枚的扭蛋都是她一個人靜靜地做出來的。這使我想到,也許「行動詩」這概念難以言說,只能透過行動來理解和感受。夏夏的創作由自身的行動開始,她做一枚扭蛋,放在扭蛋機裏,然後邀請你也來行動:投幣、扭動機關、接住扭蛋、打開、閱讀……這些動作可能在一分鐘裏完成,也可能你會把剛剛得到的扭蛋帶回家裏再拆封,動作是否連貫並不重要,只要詩和我們都行動起來,向對方走近一步,就可以從中相遇了。  在夏夏面前,我有種慚愧的感覺,這不關乎她在扭蛋詩、火柴詩,或印章上展現的創作力,也跟她和《現代詩》眾詩人合作時爆發的行動力無關。只是我覺得她做的一切都太好玩,而我卻一直忽視「遊戲」的力量,做任何事情都太過認真;相反地,夏夏做的「行動詩」,那「行動」、那核心一定非「玩」莫屬。

原文刊載於14- 10- 2006成報 (香港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